冰河时代

本丸记事

脑洞大开的瞎写,文笔基本没有,ooc和私设基本都有,cp药婶,不介意就请看吧

好不容易打发走最后一个哭哭啼啼的小姑娘,我和鹤丸同时掏出手机,在看清楚时间之后同时发出一声哀叹——下午7点整,万屋粥铺正好关门。
“……哥,我都快一个星期没喝上淮山粥了。”
鹤丸悲不自胜地捂住脸,“没粥喝算什么……想好怎么应付之定的枝豆饼了吗主上?”
我本来已经饿了,可“枝豆饼”这三个字,分分钟给了我胃沉发疼的感觉——这玩意儿是拉我和鹤丸仇恨值的利器,尤其是我,谁敢给我硬塞枝豆饼我能反手把盘子糊对方脸上再补一脚。
可惜这次动手的是歌仙儿,不才的初始刀,本丸奠基刃,在我心里打爸爸tag的巨佬。怼是不敢怼的,唯有拉着共犯大哥鹤丸借着出时政咨询义工的机会溜出来打点野食。没想到最后那小姑娘天生的青衣坯子,一口气哭了俩小时不带喘的,硬生生把我们这一人一刃的一线生机给哭没了。
夭寿啊。
在奔赴刑场,呸,回本丸的路上,我想起那个小哭包,堵心的感觉一点没减,“现在的新婶都想啥玩意儿啊,四位数的资源就敢去赌刀,出事了就知道哭,敢情新人手册是让他们喂狐之助了?”
鹤丸瞄了我一眼。
“有话快说。”
“呃,主上,”鹤丸慢慢离我远了点,“还记得您当年赌大典太殿的样子吗?”
……要不是看在资源和加速符的份上,我现在就想打你一顿。

“诶诶不要动不动就想打人啊主上,很不斯文的。”鹤丸不愧是我胜似亲生的大哥,一眼就能看穿我的想法,哥俩好地搂我肩膀,“赌刀装上头和赌刀上头,只有一字之差哦?之定生气也很正常吧。”
“能一样吗!?刀装是战略资源搓起来不能算赌!……谁知道新刀装过期就没了不是……”我想着那随风而去的7万资源和萌萌的投豆兵简直心如刀绞,“等等,你不也是跟我一起赌刀装的刃吗!枝豆饼也有你的一份啊!”
鹤丸仰头看天,不理我了。

日本号入手
日向正宗入手
除极化刀外全刀帐首次达成
……嘤嘤嘤好想把安定和乖儿子手动改成四花极打啊!!

长船家族

琉球不是日本的地盘谢谢

千代金丸是琉球刀不是日本刀。
千代金丸是琉球刀不是日本刀。
千代金丸是琉球刀不是日本刀。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琉球本来就不是日本领土,而且人家压根不乐意跟着日本混,辣鸡芝村把别人家的国宝搞成日本刀,这不是羞辱是什么?

增田俊树,安野希世乃,中岛爱,山下七海。
元永庆太郎、鸿野贵光、待田堂子、中村浩二郎、日暮茶坊。
原来你们和伪迪宫裕仁那群肮脏龌龊的狗是一伙的啊。

此去再无恶獠践踏清名,惟愿将军九泉之下,旧部可招,黄鹤在侧。

新喵……啊不对,是新刀好可爱啊!
好想看他哭出来啊!(危险发言)

小浦岛回家啦!感觉虎彻家的哥哥们已经就弟弟的形象问题进行了深入而热烈的双边会谈╮(╯▽╰)╭
以及大家都知道二姐是个口嫌体正直的傲娇,宝贝儿不用担心泄密啦~

p1,p2:阿爸最美我永远喜欢阿爸!!
p3:啧,怎么你们提到洗碗都是这副嘴脸啊博雅三位→_→
p4:比丘尼小姐姐你永远是我的白月光QAQ
p5:国欠妹,唉……
p6:整整齐齐四人组*^_^*
我从未见过如此短小之番!
这年头连达摩都能虐狗了,唉。

极化短刀第二部队